事实上,哈佛大学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这些歌词描述的是一个深刻的现实问题。

根据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国际发展中心发布的研究报告,尽管早在2017年,澳大利亚就已经平均54,093美元的人均GDP成为世界第八大富裕国家,但是就经济复杂性排名而言,澳大利亚位居全球第93位,落后于哈萨克斯坦、乌干达和塞内加尔等欠发达地区。

值得一提的是,哈佛大学的这一排名最早开始于1995年,当时澳大利亚的排名还在第57位。20年之后,澳大利亚的经济结构并没有出现改进,反而出现显著下滑。

与之相反,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的这一排名已经从全球第51位上升至第19位。

其中有很重要的一个影响因素,哈佛大学的这个“经济复杂性指数”主要衡量了我们出口商品和服务的复杂程度。而澳大利亚的三大主要出口商品都无一例外的是自然资源。

铁矿石、煤炭、石油、天然气等矿业资源给澳大利亚居民带来了巨大的财富。在这种财富的掩盖下,澳大利亚却没有能够发展自己的工业,而工业却是确保澳大利亚跻身世界发达经济体前列的必要条件。

悉尼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家沃伦·霍根(Warren Hogan)表示,澳大利亚的排名落后这一点几乎不可避免。

他解释称:“澳大利亚最大的一个优势就是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因为,我们出口产品缺乏复杂性,在很大程度上都以来于自然资源的禀赋。”

按照净额计算,出口海外市场的商品中,矿产和能源占到了大约70%。如果加上食品、酒类、羊毛、旅游业和金属产品,这一数据激增至99%。

但是,这并不是经济缺乏复杂性的借口。加拿大、巴西和俄罗斯也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但在哈佛大学的排名中均位居前50名。原因是这三个国家的先进制造业都比澳大利亚要发达得多,包括航空航天和汽车业。

尽管澳洲高科技企业中不乏成功案例,如软件供应商Atlassian、血液制品巨头CSL等,但是相对于总出口的规模而言,澳大利亚可以说不向海外市场提供任何需要加工的东西。

因此,哈佛大学的研究报告指出:“澳大利亚的收入水平’没有预期的那么复杂’。同时,澳大利亚经济增速预计将出现放缓。”

根据哈佛大学的预测,在未来十年中,澳大利亚经济将以每年2.2%的速度增长,在全球排名中属于落后的那50%。

尽管目前两大主要执政党都在关注经济结构转型的问题,但是目前澳大利亚的产业政策并没有在提高经济复杂性方面发挥作用。

当然,伴随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致力于应对目前的经济下滑困境,不排除政治人士拿出改革果敢力,消除目前产业发展的障碍。

毕竟,我们相信澳大利亚肯定能比塞内加尔做得更好。然而,目前塞内加尔在经济复杂性指数上的排名却高于澳大利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