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查APP显示,5月25日,A站新增一条行政处罚信息,事由为网络运营者不履行网络信息安全管理义务,其处罚结果为当场训诫,处罚总金额为1.5万元人民币。而在2019年1月17日,A站也曾因涉嫌存在擅自从事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的违法行为,被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处以同样罚金并警告。

2007年,AcFun弹幕视频网站(简称A站)诞生,以视频为载体,逐步发展出基于原生内容二次创作的完整生态,成为中国大陆第一家弹幕视频网站。而后,其在争斗中逐步走向“没落”,得快手相助却寂然无声,只剩Acer相濡以沫。

眼下,短视频平台被群起围攻,这份处罚警告让A站在风暴之中再次被提及,几经争斗的A站与B站成为难兄难弟。B站凭借用户基数和品类丰富的内容在波谲云诡的浪潮中自保无伤,而“独木难支”的A站现在怎么样了?

之于AB站之争,世间有“A站从未与B站竞争过”和“A站B站水火不容”两种说法,并根据不同说法分为多种败因,唯一相同的决胜点在于:内容资源的多少决定用户去留。

A站诞生于2007年6月,取意于Anime Comic Fun,是中国弹幕文化的发源地。B站创始人徐逸因对A站服务器不稳定深感不满另创网站,随后,2009年6月26日,哔哩哔哩弹幕视频网站正式成立,定位是ACG(动画、漫画、游戏)内容创作与分享的视频网站,但彼时并未形成AB站之争。

2010年3月16日,漫友“天狗兵”上传“午夜虐猫行动”视频,激起A站用户愤怒导致服务器瘫痪。同年4月,部分A站用户反对AKB视频侵占A站,并对AKB48相关视频反击刷屏,趁乱扩大刷屏内容,导致首页视频被刷爆,打开IE立即报错。

5月6日,AcFun贴吧ID名为“Kira_AI”的用户在帖子《OK,关闭外部POST提交》中承认刷屏行为,并表示“大陆最好的弹幕站是以及“大陆喷子最多的弹幕站在,导致大量用户流向B站。战争刚起步,A站本身的问题便成为绊脚石,B站趁机发展,展开用户之争。

客观说来,A站弹幕环境相对优良,观感较好,但其目标主要集中在番剧、UP主、直播等纯二次元路线,内容单一,今日之势全凭Acer不离不弃。相较之下,B站内容及版权品类丰富多元,各领域UP主百花齐放,且算法定向投送能力强,目前正逐步向全场景综合视频网站目标迈进。

在不少用户看来,整体观感上,A站优于B站;内容质量和长远发展上,B站碾压A站。直到B站崛起,A站才后知后觉,奋起直追,可惜为时已晚。

能够跳出自己阶级思维局限的人凤毛麟角。细数A站落败之因,除自身问题和内容单一之外,目标局限性使其主动放弃了这场战争,固守阵地,维持现状,缺乏对未来形势预测的远见,罔顾互联网管控日益深入后,对盗版下载传播站打击的可能性,岌岌不可终日。

如今,B站正在经历版权浪潮。曾经比肩而行的A站,只剩下“嘲讽”与“一成不变”,不可同日而语。

“已经输到底裤都没了,又借钱继续上赌桌”,这是不少Acer评价A站的现状。

距离“4月新番先审后播风波”已逾两月,与其他平台不同,A站的番剧播出情况多数仍未明朗。在二次元领域,A站再次雪上加霜,负重前行。

新番翻身无望,A站转而用名人效应引流,绝地反击。5月18日下午,A站官方微博发布一条丁真与AC娘一起宣传理塘藏戏和黑科技面捕技术的联动视频。

视频中,丁真以二次元纸片人的形象和粉丝们见面,介绍理塘文化,体验vtuber技术。通过与丁真的试水联动,A站在饭圈拓宽知名度,实现引流。

在丁线日,AcFun活动宣布其举办的选秀节目《出道616》第二季圆满收官,去年活动接近2000名UP主参与,投稿视频累计播放量超2000万次,经过四轮比赛和层层PK,诞生了数以千计的原创作品,今年上半场排位局吸引近1000位UP主爆更新稿2660个,下半场王者局精妙入神。

活动以激励粉丝数量在一万以下的UP主为主旨,调动原创UP主们的创作积极性,挖掘其创作潜质,由Acer投票给自己喜欢的UP,最后决出6个出道名额,帮助其成长为更具影响力的UP主。

除了平台给予的展示机会,A站还为UP主们制定了系列奖励措施,涵盖奖金、定制造价不菲的参赛纪念奖章等实物奖励,也会为表现突出的UP主做诸如PICK榜、冠军表白墙等方式的配套专题,提升UP主的荣誉感与归属感,也让粉丝和UP之间的感情更加紧密。

一位动画区Acer表示,“B站是文化社区,但A站是个大家庭,经历过的那些点点滴滴,AC娘都还记得。”

A站13年来一直秉承的良好社区氛围,用善意和爱接收每一位新朋友,像家人一样与用户共同成长。A站用看似不规则的方式,坚持初心,守住Acer的家,但也仅仅停留在原地,鲜有建树。

AcFun濒临倒闭之时,AC娘在微博哭喊“我还想再活五百年”,Acer们只能在微博缅怀叹息。随后,2018年6月5日,快手全资收购AcFun,承诺今后其将保持独立品牌、维持独立运营、保持原有团队独立发展,并将在资金、资源、技术等方面给予支持。婚后一年间,A站可堪“销声匿迹”。

2019年6月18日,快手科技任命文旻为AcFun负责人,A站成为快手进军二次元的版块社区,借助二次元内容吸引更多年轻用户群体后,自然也就将对于未来商业化方面的进一步探索带来更多想象力。婚后两年间,B站日益壮大,快手开始着手A站布局。

据相关数据统计,与2019年相比,2020年A站核心二次元内容生产增长85%,累计稿件数增长79%,累计作者数增长90%,全部作者粉丝量增长达到172%。作品播放量、投蕉数、评论数、分享数、收藏数均有超过50%的增长,核心二次元内容消费量增长高达90%。

快手为A站提供更大的操作空间和更尖端的技术、更加完善的基础设施,坚持探索和打造硬核二次元文娱社区,制作引进有品质感、能够引起Acer共鸣的优质内容。但单一扶持制作优质内容已无法使A站起死回生,如何吸引更多的用户,才是A站最需要重视的核心问题。

当前,似乎快手早对缺少用户基数的A站耐心淡漠。2020年8月,快手将A站划归到游戏团队进行管理,扶持资金逐渐减少。并将此前宣布的5.7亿资源的超级UP主扶持计划以现金+资源+商业收益的组合模式发放,各项占比比重不得而知。今年6月5日,在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的多场峰会论坛中,快手相关负责人的发言中并未谈及有关A站的布局和发展。

天眼查App显示,6月3日,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申请注册“Q站”商标,国际分类涉及网站服务、教育娱乐、广告销售等,目前商标状态为注册申请中。除了老对手B站在其ACG领域的影响力,重新起步的A站即将面临当前整个视频行业愈发激烈的冲突。

当前,在长短视频围剿之下,A站以快手为靠山夹缝中求生存,再一次挺过了“鬼门关”。

但此权宜之计不可长用,逐渐失去快手耐心的A站必须解决自身用户基数问题,自力更生,才方能在风暴中继续存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